【在地老店新生】大樹麻油行



「緊!袂出麻啊~」爸媽有默契地互相扒散對方無暇注意到的芝麻堆,趕在芝麻香氣轉焦前降下芝麻溫度,於此同時二哥傳遞秤好的芝麻予大哥倒入炒鍋中,同樣緊湊的場景一天約要上演8~10次,而身為么子的我則有特權躲入屋外小巷,閃開出麻時的濃烈大煙,待大煙散去再回到屋內。

柴火既熱且薰、製油步驟冗長繁瑣、濃烈的芝麻香更會附著於頭髮與指尖多日不散,自有記憶來便一次次提醒自己長大還是別做麻油了,卻沒想到一轉眼自己竟然開始負責製油的所有步驟,有時連自己都無法相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可能是自己喜歡吃,可能是看大家也喜歡吃這瓶麻油,這瓶麻油就這麼無人接續實在可惜。

除了製油,我們也積極跑攤各類市集,那次是在市區屬於年輕人的跨年市集。「你們在大樹?我爸年輕時就在大樹種芝麻,每年都會拿去土角厝那裡做麻油,那個是你阿公嗎?我爸很健談,歡迎你們有機會可以過去跟他聊聊」年逾60的客人這麼說著。

「從阮阿公開始就已經有種麻仔,把土地交給阮爸之後繼續耕作,攏種麻仔,附近有很多戶在種,麻仔為黑麻仔品種。」

「麻仔種在姑婆寮的兩處,一處在姑婆寮山頂(兵工廠後來徵收),一處在中山科學院處(亦被徵收),大約有幾分地而已,後來兩處皆被徵收後,即不再種植麻仔。」

「彼時山下,在地有很多家油行,但印象主要交給大樹麻油行(當時在「土角厝」,現檨腳村範圍)處理,曾有一次交給井仔腳的油行(表示民國70幾年就沒有在經營了)處理。」

「山上沒有水源,必須仰望天公作媒。大約2.3月時下雨過後,山上園地土壤濕潤後,開始撒下麻仔籽,必須無遮蔭(見日),大約4-5個月後收成」

「把麻仔交給油行處理時,我也會在油行守好一陣子,「關心」製油過程」

眼前的長者莊阿公一段段述說著大樹在地的芝麻產業史。

在莊阿公的芝麻產業史中,並無評論在地各家油行優劣,但其表示每年收成多交予祖父製油。很少聽到家人以外的人談論祖父的種種,更別說是祖父賴以為生的製油功夫了,聽著問著之間,漸漸明白自己傳承的並非只有味道與功夫,更有自父祖輩開始製油以來,每位客人對我們製油的信任,這是多麼得來不易,又是多麼容易毀去的成績,我想我大概知道為什麼輪我做麻油了。


柴火炒製芝麻 邱禹全提供


冷壓榨油餅程序 邱禹全提供

*想要一探大樹麻油行古早製油場景?現在有線上復刻版喔!


38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